透明人間 h 線上看 6676免費線上電影 乱, 鬼龙 传销 战乱城 H 動畫線上看 罗, 宾, H 举枪 绿色 萨, 莎·格蕾 [17]老师, 的玉 敲磚塊H 瀬戶之花 火武耀揚線上漫畫網 姉の 少年阿賓 三個好友 Doa霞h 垦丁 爱做 `衰囡__
搜索的用戶組別: 訪客
搜索選項 要有附件 作者搜索
搜索範圍
Dedo 論壇搜索系統

發新話題
打印

幹炮學院

香港易存網庫 [服務器租用|easyhost.com.hk] 快速穩定 Hosting Server 電話:(852)-2155-0486 / (86)-21-61979257

幹炮學院

本帖隱藏的內容需要回復才可以瀏覽

             第二章初奸BBS
  雖然我與兩位好兄弟不能同班,但能同校經很好了。一進入班房,在這間學
校的初奸目标已經出現了,這是因爲目标(乳房)實在太大了。我變态仔征戰多
年,一眼就看得出這隻豪乳至少36吋(我的眼力也不差啊,雖然不及偉哥好,
但也已很接近了),能有這樣大的乳房的人雖也不少,但出於一個未成年的人身
上,卻實在少見。經我一番威逼利誘,一些同學向我透露,她是這校出名的豪乳
小美人,隻是她成績很好,很受老師看重,男生們都不敢上她。我心想,反正陸
運會快到,我就在那時才把她奸個痛快。
  期待已久的運動會終於來臨,是時候了!可惜一直到了午飯時間,她總是與
一班朋友在一起,苦無下手機會,難道原本美好的一天就這樣埋沒了嗎?咦,機
會來了,吃完午餐後,她自己一個獨自回來運動埸,我當然把握這個千載難逢機
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用一隻手把她抱起,再用另一隻手封着她的口,将她抱
去男廁,在門外挂上「清潔中」的膠牌,并由内面反鎖。
  「你想怎麽樣?」
  「哈,哈…」我一邊邪惡地狂笑着,一邊拉開褲鏈,把膨漲已久的一尺長的
雞巴掏出來。
  「你現在總知道我想怎麽樣了吧!」
  我不等她回答,一手就把那件礙手礙腳的PE衫撕裂。
  「他媽的,怎麽連胸罩也不戴了,等着我來奸鸠你呀?」
  我将她的隻手分别綁開在水喉上!我沒有困實她的隻腳,這是因爲我喜歡在
施暴時,她下體狂抖狂動的狀态!哈!哈!嬌嬌的玉女幾時遇見過這種駭人的情
況,真是連發夢也不曾有過這種惡夢啊!她吓得全身乏力,如同一隻任人宰割的
羔羊!現在我可以看清她那驚惶的面孔了。啊!本來已是水汪汪的隻眼更睜得圓
圓大大!
  「哈!哈!哈!真是絕色的可人兒?驚懼時也有這般的美态,難得!難得!」
  「鳴……你這衰人,快放了我!」
  我那會聽她的,一下子就壓了下去。她手又不能動,下身也被我強而有力的
壓着,她唯一可以的做,就是郁動她小小的頭兒,和發出動人的哀号!我一面伸
出舌來舔她的嫣紅奶頭,一面就觀察她的反應,她!啜泣了!
  「哈!哈!哭嗎?我可愛的驕生慣養千金小姐啊!遇到什麽傷心事唷……」
  我的手輕撫着她柔柔的臉頰,繼續用溫柔的聲線:「來!說給我知道啊?嘻
!嘻!嘻!嘻!是不是沒有人幹,不開心了?嘻!嘻!」
  她不斷抽泣,37吋的豪乳猛烈地,優美地起伏着,乳房不斷像舞者在輕歌
中蔓跳騰動着!
  「唧!唧!太動人喇!忍不住了,我要摸摸!嘻!嘻!」
  我隻手立刻把玩着她那未被人染指過,又充滿彈性的乳房,我的嘴唇亦在同
一時間印在她的唇上,她急劇的左右擺着腦袋,但仍然無法躲開我連環的狂吻!
  我獸欲的欲望愈來澎大!先來一記将她的PE褲狠狠地脫下,而小小的三角
褲亦被撕得完全毀爛不堪!我把大雞巴放在她的面前。
  「看啊!剛才應該沒看清楚?夠不夠大?性教育堂上的書本有教吧!這就是
男性的大雞巴!也稱陰莖!懂嗎?」
  我隻手拱着腰,站起身來,将血紅的陰莖在她眼前左右搖動着!
  「放心唷!我不會入錯尿洞的,作戰經驗很多哩!嘻!嘻!」
  「準備受刑吧!實在太高興了,在這校内第一次強奸就是你這樣的美女,還
是處女吧?哈!哈!」
  我振奮得手也有少許顫動,少女爲免屈辱的侵犯,隻有鼓其餘力,将身體激
烈地扭動,隻腳上下狂擺!
  「求求你,不要幹我!」
  「盡情地掙紮吧!你令我更加沖動起勁哩!」
  我說完就是無情的巨腸對着稚嫩的陰戶孔中,作出直搗黃龍的緻命攻擊!我
無意給她任何的喘息機會,雞巴一插進窄極了的肉道後,随即提槍真闖深處!是
深深之處!
  跟着就停了下來道:「哈!哈!完全插盡啦!哈!哈!你的陰道實在太緊迫
唷!太緊迫啦!這種停止夾着不動的享受實在美妙極了!哈!哈!」
  「哇哇!很痛!」BBS痛苦地呼叫着
  我凝視在我暴力淫威之下,那發顫抖騰的隻乳與淚流滿面的面孔,啊!實在
讓我的興奮程度再大大地增加!但我還按奈着不做任何激烈的抽動,我先要好好
地欣賞這個大美人受到淩辱時所表露的無助的神韻!
  「怎樣!你這些少女們!不曾受這樣折磨過吧?我就将你的感受道出來啊!
我的雞巴插在你的陰戶堳傶屭吧,肉穴内像撕裂一樣的!是嗎?賤人!」
  嘿!嘿!我可以沒有任何的顧忌爲所欲爲了!
  「嘻!嘻!火車的引擎開動啦!我嗟……」
  我大力地一抽已深入盡處的雞巴,幾乎将龜頭也抽離出陰唇以外!「破處!!」
  我壓低嗓子在她耳際喧鬧着!跟着連續狠狠地鋤插了十餘記,方才一拔雞巴
開來,看看是不是有處女紅在流!她很艱辛的痛苦地縮着腰身呻吟着!我将血絲
班駁雞? 偷墓晖煩m蛩珝嵫郏骸腹_」_≡偕弦惶帽i蟮慕】到逃肸寣j矗 ?br>
  我硬移她的頭對着雞巴!她吓得馬上緊合着隻眼,一派痛苦至極的模樣!
  「雞巴滿是血啊!這代表什麽?我的乖學生!快答!」
  她不可能回答我的恐怖問題,我繼續自顧得戚地對答着:「對!對!真聰明
!寶貝,嘻!嘻!大雞巴染滿了血就是處女膜破裂了,你成爲真正的女人啦!是
給我操破的女人!哈!哈!哈!哈!現在插回去啊!」
  我重新跨在少女的香體上,雞巴再次進入那狹窄異常的陰穴!強迫送了多次
才能插到陰穴的盡頭,然後我就拚命地用少年的強悍精力,将腰連貫地升沉,用
劇烈的速度幹起來!我不理會什麽九淺一深的做愛持久方法!隻想劇烈地幹個淋
漓痛快!緊張的心情加上熱熾的血液沸騰着!很快,第一次的高潮就迅速蔓延到
全身了!
  「哈哈!我快要射精了!」
  「求求你!不要射在陰道内」
  我懶得理她的哀求,下身就抽搐了幾下,精槳飛噴在少女的體内!由於累積
了幾天的奸淫欲望,我的話兒瞬即又硬勃起來!停留在少女體内的那條熱棒再次
滾燙!
  「嘻!嘻!你的陰道感覺到我的雞巴又硬起來了嗎?又來了啊!」
  話語之間,我瘋狂的奔馳起來,隻是一下接一下的插弄,已不能滿足我的強
烈的性需求!一口就強吻下她極富挑逗性的小嘴!然後隻手壓着她的乳房,五指
不斷地遊動!BBS身體的上、中、下各部份都受着我的撞擊!使她每一寸的神
經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蹂躏感覺!我現在每一下的抽插都是用上最重的力度!
  隻手将她的乳房弄得完全通紅!這種種極度的性虐之樂,使我緊緊地攬抱着
她的纖美胴體!再度發射我梅開二度的精液!射完第二次後,我認爲是時候發揮
我的少林功夫了。我先以老樹盤根的方式抽插了幾下,然後靜止不動,暗地運起
功來。
  「易筋經第一重!!!!!」
  原本插在陰道内陽具突然伸長,一下子頂到子宮。此時,BBS亦開始享受
起來。
  「呀呀……呀,我的好哥哥,快給我,我要,我要大大力!!!!!」
  「好!如你所願!易筋經第二重!!!!!」
  這次陽具不是伸長,而是變粗!同時我亦發起有如千軍萬馬般的攻勢,下下
頂到盡,抽插了一段時間後,我倆亦同時到達高潮。很快地,我的陽具再次漲起
來。
  「我要乳交,我每插一下,你就同我用舌頭按摩一下我的小弟弟,知冇?」
  不愧爲37吋巨乳,用來乳交也特别過瘾,兩個肉包子被我撞得上下左右前
後不定地擺動,煞是好看。
  「唏!我要顔射了,接實啦!」
  精液随即噴射而出,精盈惕透的精液全落在BBS的面上。
  「哈哈哈!你的花容月貌在精液的襯托下,更加可愛呢!快快趣趣給我全飲
下去,不然要你好看!」
  我的說話她那敢不從,乖乖的全吞下肚。
  「好!再來!口交!快D含!」
  我扯着她的頭移動着!
  「啊……呀……一下一下的吸吮……哈!哈!……啊……」
  「很好味吧!……啜緊些…………呀……」
  我要她和我口交約十餘分鍾,強奸實在使我亢奮到極點,我忍不住了!
  「……射精……熱豆漿送到……啊呀!啊呀!啊呀!吞呀!我的甜心!我現
在給你吃過飽飽啊!啊呀!啊呀!啊呀!哈……」
  我将精液全噴在她的口腔中!
  「嘿!嘿!滿瀉啊!嘿!嘿!喝過如此美味的熱豆漿嗎?」
  我看看手錶,咦,也差不多是時候回去了,我原本想拍下幾幅照片,再掉下
一套新的PE衫褲就走的(咦,哪來一套新的PE衫褲?),誰知她竟抱着我的
腳不放!
  「你走了以後,還會來滿足我嗎?」
  上門的肥豬肉,我哪會走寶,就算益兄弟也好,當下就應承了。
  於是我倆隻隻步出男廁門口,突然後面傳來一把聲音。
  「變态仔,怎麽有女上不預兄弟!」
  一聽之下,我就知道是豬紅和偉哥來了。
            第三章 全班輪奸RE仆架
  我回頭一看,果然不出我所料,是豬紅和偉哥。
  我立即向兄弟道歉:「唔好意思,但系呢條女真系好正,唔信今晚上我屋企
試下。」
  豬紅搶着說:「哇!很大的一對波呀!!!」
  偉哥亦不徐不疾地說幾個數字來:「37-25-37」
  豬紅:「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正
正!」
  我說:「她經驗還很少,剛才也不過給我幹了FIVETIMESONLY ,
等你們今晚來好好調教。」
  當天晚上,我們各出奇招,把BBS搞得欲罷不能,欲仙欲死,死去活來。
想不到多年不見,大家的性技都大有進步,豬紅仍然和以前一樣,隻是死插難插,
但總會轉轉姿勢,例如狗仔式,69式等。而偉哥的優點是花式極多,連我也被
比下去,但可惜略欠剛猛。經過這一夜,我變态仔的性技又大進一步了!!!
  過完愉快的陸運會,又要開始正式上課的日子。第一堂是英文,教我的是R
E仆架。這個賤女人一向出名臭檔,但偏偏身材出衆,樣貌誘人,可是礙於她是
老師的因素,很多人想上她卻又不敢上,但與别不同的變态仔又怎會怕她,一於
展開新一次強奸大計。
  一天放學後,RE仆架經過一個杳無人煙公園,此時我和豬紅,偉哥出現了。
  我們把她拉向公園的更深處。豬紅粗暴地拉着她的手,并将她的手扭到背後。
  「啊!救命啊!啊!啊……不……」她淒厲的叫着。
  我的手伸入她的裙子内。
  「啊……不要!你想做什麽?」
  「嘿嘿嘿,把内褲脫下來,老師你比較适合不穿内褲。而且你的屁股一定也
受不了。」
  偉哥的手指在她的屁股上爬行着,并在臀部上撫摸着。
  「啊……不要!救命啊!」
  「你屁股上的肉真滑嫩呀……」
  偉哥的隻手不停愛撫着,好像要把她的臀部完全拉開似的。
  「等會再玩,現在先把她的内褲脫下來,綁起來。」
  扭着RE仆架的手的豬紅邊說邊用手摸着悠子襯衫下的乳房。
  偉哥終於把她的内褲脫下來,并粗暴地将其撕裂。
  「幹什麽……不要……啊……」
  「嘿嘿嘿,沒穿内褲更好,老師,再來是用綁的。繩子會使身體更加完美。」
  我拿出黑色的繩子開始動手。
  被綁的RE仆架一臉蒼白,亂叫着:「不要綁我,不要亂來,不要!」
  不論她怎麽抵抗都沒用,那冷冷的繩子好像蛇一樣纏在她的手腕上,她感到
絕望。
  我的手法相當老練,将手腕綁好,然後将繩子繞到乳房上下綁了一圈。繩子
綁得很緊,她喘息着。她美麗的乳房,在繩子的纏繞之下,顯得更加突出迷人。
  「好漂亮的乳房,妤像要滴出新鮮的牛奶一樣。」豬紅從背後撫摸她的乳房
說道。
  那滑嫩又膨脹的乳房,在豬紅的揉搓下,好像要擠出乳液來一樣。
  「不要!放手!」
  「嘿嘿嘿,一定沒有人如此對待過你吧?老師。」
  我的手指,和她的男朋友的完全不同,她的男朋友會溫柔地愛撫,而我則粗
暴地用手指亂抓。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
  「嘿嘿嘿,你和男朋友一定玩過了吧?很敏感呢?老師,讓我來疼愛你的屁
股吧。」站在她面前的我,用色瞇瞇的眼神看着她說道。裙子的? 擄诒煥@似鹄矗?br>露出隻臀及大腿内側,RE仆架的下半身被剝得光光的!而裙則被綁在手腕的繩
子上。
  「啊!不要!」
  「嘿嘿!太棒了,你的下體已全裸露出來了。」
  那白玉般的屁股就在偉哥的腿前,他不加思索地叫了出聲,馬上撲到她的身
上,那成熟的胴體,以及那神秘的股間,形狀不但完美,而且很結實……就算是
偉哥,到目前爲止,也沒看過如此美麗的臀部呢!因此,偉哥的眼睛一直沒離開
她,看到她的下體,就受不了。偉哥,顫抖的手在她的臀部上爬行着,那指尖的
觸感是如此美妙。
  「啊……啊……不要!放手!快放手……」
  「别老說這句,老師。嘿嘿……很性感呢。」
  我的隻手更粗暴地揉着乳房。
  豬紅的手在她的乳房與臀部上愛撫着,她的身體不停左右地扭轉着。
  「真是美麗的胴體,當中學老師實在有點可惜,乳房很尖,臀部更比想像的
美,而且相當敏感。嘿嘿,乳頭變硬了。豬紅,你也來試一下。嘿嘿,把她的大
腿分開,看看是否很敏感。」
  豬紅将她的大腿分開,她拼命地想挾住大腿,「不要,救命!救命啊!」
  「沒有用的!老師。」豬紅一口氣将悠子的左腳舉起。
  RE仆架的下半身彷佛要裂開一樣,我則瞪大着眼睛死死的盯着。
  「啊!不要看,不要看。」
  「你說不要看,可是我已經看得很清楚了。」我不懷好意地笑着,那充滿淫
欲的視線,仿佛要穿透過去一樣。
  「啊!不要!不要碰我。」
  偉哥的手指深入女人的最奧秘的地方,她哭泣着,身子激烈地搖着。
  「不要!不要摸!」
  「嘿嘿嘿,已經濕潤了,還是老師比較敏感,一定是經常和男朋友在一起,
所以反應才會這麽快。嘿嘿,汁都流出來了……」
  我們一邊說,手指可末曾停下來過,而她則拼命抵抗哭泣。
  「變态仔,我先好不好?」偉哥脫下長褲。
  「好啊!看看我們發幾炮以決勝負。」
  「有趣。這麽美的女人,我不會輸給你的。嘿嘿!老師,我們會好好疼愛你
的。」偉哥把她平放在秋千,淫惡地笑着。
  她知道自己将被強暴時,拼命地抵抗。
  「不要!不要!啊……救命啊!」
  「嘿嘿!現在還不需要扭腰。老師,現在是由我來沖刺……」
  偉哥藉着秋千的搖擺力,深深地插入RE仆架體内。
  「不要!不要!救命啊!」
  「呀……呀……」
  「不要……不要……」
  「嘿嘿嘿!腰再往下一點。老師。」
  他将悠子的腰往下壓,而豬紅亦出手了,他整個人坐在RE仆架身上,開始
乳交。
  「啊,惡魔……啊……」悠子放聲大哭,那一直被貫穿的感覺,那粗大與長
度,足以叫她翻白眼。如此巨大,她的男朋友根本無法比。
  「嘿嘿嘿,老師,我扪已結合在一起了,很爽吧!」偉哥盡力地插入最深處,
悠子直訓在秋千上,而卓次從後面上她,她的屁股好像要跌落下來一樣。偉哥将
手放在她的腰部,而豬紅握着她的肩膀,開始沖刺起來
  「老師,包你滿意的,嘿嘿嘿!」
  「啊……不要……不要……」她雖然感到害伯,但是偉哥的陽具在她的體内,
直插她的花心。而在前面看着的變态仔,眼睛也開始布滿血絲
  「啊!不要看!魔鬼!」
  「嘿嘿!,老師,偉哥那家夥正在老師的體内活動着。」
  「啊……啊……啊……禽獸……」她愈叫愈大聲,但随着偉哥和豬紅愈來愈
粗暴的玩弄她的聲音開始轉爲柔和,到最後竟變成了奇妙的呻吟。
  「嘿嘿……是時候了,老師!」
  我不懷好意地笑着,而他們的肉棒正不停地抽送。
  「嘿嘿嘿,我也要爽一下。」
  「啊……」RE仆架的嘴邊突然從天而降了一支熱熱的鐵棒,「老師,别咬
哦!
  用唇與舌就行了,不過你要咬也不要緊,我的鐵頭功是不怕你的。「說完我
将肉棒插入悠子的口中。
  「嗚……嗚……」她激烈地咳嗽着,而偉哥和豬紅也不客氣地用力沖刺。
  我的肉棒在她口中發出淫聲。
  「啊……啊……呀……」RE仆架的飲泣愈來愈激烈,已經開始被極樂的暴
風雨所侵襲,在愈來愈激烈的混戰中,那官能的愉悅及敏感正慢慢擴散,那體内
的肉棒正不停地翻弄着!
  我們粗暴地玩着RE仆架,「啊……啊……」那搖晃的秋千就像哭泣的她一
樣,仍然繼續不停地叫着。
  我們開悠子時,已大約是午夜十二點了,RE仆架早巳像死了一樣,動也不
動,當我在她的下體愛撫時,她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們相視而笑,我們三人巳充分地将RE仆架玩弄過了。
  「如果你敢報警或是告訴你的男朋友,那是你的自由,但是别忘了,萬一有
事,你休想逃得了。」
  我們威脅後揚長而去。過了一會兒她才慢慢站了起來,她手壓下腹,嗚咽着,
連棺右怖戀謎憾}隄荓j奁5诙欤a遙牌圖芮肓瞬〖伲蚬茷o碳ざ?br>燒,身體像鉛一樣重,被三個學生輪奸,又不能對别人提起,尤其是她的男朋友,
更是不能被他知道。她的男朋友進了醫院,如果知道她被人輪奸,太過刺激,一
定會使他的病情惡化。第三天,RE仆架再度返校可是她在巴士上,又遇上我了。
  「老師,才幹了一晚,怎麽就要請假了,以後仲有挂捱呢!」我以和惡魔一
樣的聲音向她說。
  「惡魔,禽獸,你還想要怎樣?」
  「我隻是想這樣罷了。」
  我的手順着大腿往上爬,當他碰到内褲時,突然停了下來。
  「你怎麽又穿内褲了?我不是說過你最适合不穿内褲的嗎?」
  「我要到學校去,請讓我穿着内褲吧。」
  「羅嗦,我叫你永遠别穿内褲的,你竟敢反抗。」我憤怒地叫着,一口氣将
絲襪與内褲一起拉了下來,「嘿嘿!遣樣就行了,下次如果私自穿上内褲的話,
我一定會好好懲罰你的。」我笑着撫摸她的隻臀。
  公車相當地擠逼,被我抱着的RE仆架隻得将目光望向窗外。
  她看見昨晚曾被人強奸的所在地公園,昨夜她被極度淩辱的場所,現在卻意
外地甯靜。
  「嘿嘿嘿!想起來了吧老師,你被我們強暴時那哭泣的表情這真是令人回味
無窮啊,一想起你那美麗的胴體,我就不自覺地……」
  我的手迅速地伸入裙内,慢慢地愛撫着她的隻臀,她羞得滿臉通紅,下體也
跟着發燙。
  「這一路上,我會讓你很愉快地……」
  「請不要在這種場合淩辱我。」
  性欲高漲的我,怎會理她,手指順着臀部直下,地撥動她的肉穴,她悲傷地
叫着,咬着牙忍着,肉穴被揉着的可怕感覺令她毛骨聳然,但是她又無法擺脫那
手指。
  「嘿嘿嘿……很爽吧?沒穿内褲的老師。」手指用力地壓着,慢慢擠入肉穴。


「啊……」
  「不要叫,免得其他人覺得好奇,嘿嘿……老師,你希望手指進入吧?」
  「感覺很爽吧?老師,嘿嘿嘿!你帶有口紅吧?拿出來吧!」我在她耳畔叫
她拿出口紅來。
  「他要口紅做什麽?」她心堛漱@陣陣不安。
  「我叫你拿出口紅來,你沒有聽清楚嗎?老師。」在他說話的同時,他的手
指在肉穴内轉了一圈。
  RE仆架的身體早巳微微發抖,腰部爲了逃避也不停地扭動着。她按照我的
吩咐,打開皮包,在其他人沒有發覺的情形下,将口紅交給龍也,她拼命恐耐,
而且一臉哀求。
  「不要用這種眼光看我。老師,是你的屁股要求我這麽作的,嘻嘻。」我将
口紅整支都擠了出來,大約7CM左右,我用口紅襲擊RE仆架的肛門,還在肛
門上胡亂塗着。
  「哈哈!我可是不喜歡肛交的,但你這口紅我可不知道了。」
  「啊……」她以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叫了出來,肛門内好像有蟲在爬動一樣,
而她的屁股也在開始不停的搖晃着痙攣。
  「嘿嘿嘿!老師你的肛門很敏感啊。」
  口紅好像有生命一樣地刺激她的肛門,RE仆架拼死地咬着嘴唇不敢叫出聲
來,而口紅又在慢慢地往下沈。
  「嗚……嗚嗚……」她受不了地呻吟出聲,臉色變得愈發蒼白,我開始用口
紅在她的肛門内不停地進出着……
  我一點也不厭倦地來回操作着,公車搖晃得很厲害,然後整支口紅完全埋入
她的肛門之中,而口紅的最上截突然折斷,而被折斷的口紅就留在她的肛門内。
  「啊……」
  「可惡!你太粗暴了,所以才會折斷。」我生氣地認爲口紅之所以折斷完全
是她的原故,所以他又用手指在悠子的肛門内亂搔着,而紅色的口紅,依然存在
於RE仆架的肛門内,巳經完全進入了。
  放學後,在她準備回家時,「啊……」我正淫笑着地看着她。
  「跟我走吧!」
  「不要!我不願和你們去,我不要!」RE仆架以不安與憤怒的眼睛瞪着我。
  「不要?嘿嘿嘿,你不怕我們告訴你的男朋友嗎?」
  「你……太卑鄙了。」
  「卑鄙?我們做愛時是誰發出呻吟聲、自己扭着腰配合的?如果你男朋友知
道的話,不知會作何感想。嘿嘿嘿……」
  「不要,求求你。」
  「嘿嘿嘿,那麽是願意和我? 吡耍肯衷谖頤薔腿ツ愀萌サ牡胤健!?br>
  「好吧。」RE仆架悲傷地說道。
  她被我拉着上計程車。
  當計程車一發動,我的手馬上伸到她的裙子内,她急忙用手壓住我的手:
  「請不要這樣,别在這場所……」
  悠RE仆架在司機不會發覺的情況下抵抗着,但是她無法壓住我強行進攻的
手,我的手指,順着大腿來到内褲之處,我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
  「老師,我不是說過叫你别穿内褲的嗎,你适合不穿内褲的。」他在她耳邊
輕輕說道。
  我的手在内褲上摩擦着,她變得很狼狽。
  「請不要亂來,請你坐好。」
  「羅嗦,待會兒讓你光着屁股。」說完,我粗暴地去拉她的内褲。
  「啊……」RE仆架拼命咬着下唇,避免叫出聲。
  内褲被拉了下來,我淫笑着:「嘿嘿嘿!終於了解我的恐怖了吧,你穿了内
褲需要好好處罰一下。」我一手在裙内翻覆着,另一隻手則不客氣把她的胸罩拿
了下來。
  「啊……不要!」RE仆架不由得叫了出聲。
  乳房裸露,衣服也被剝下,司機在盯着後視鏡看,她急着用隻手護在胸部。
  「嘿嘿嘿,司機好像也被你吸引住了,這麽漂亮女孩的内褲就送給你吧。」
  司機開心地接過内褲,碰到我這種人司機也隻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我的動作愈發大膽,他把悠子的裙子也拉了起來。
  「啊!幹什麽?不要……」她又慌張地用手去壓住裙子,而我的手就牢牢地
握住她的乳房,好像故意揉給司機看一樣。
  「不要……不要……」那悲慘的叫聲從她口中迸出,但是又害怕司機聽到,
隻好拼命壓低聲音。
  「讓别人欣賞一下有什麽關系,如此美麗的老師……」我一手揉着悠子的乳
房,另一手則潛入裙子之内亂搞。她拼命想揮開我的手,但我反而揉得更厲害,
就在此時,計程車停下來。
  這奡N是上次她被輪奸的公園門口。我們下了計程車,豬紅和偉哥早已等在
那堣F。
  「老師,過來!」豬紅粗暴地拉着她往公園的内部走去,他很氣憤RE仆架
下課之後沒有馬上過來。
  「老師,馬上脫光。」偉哥命令道,他手中拿着繩子。
  「這……」RE仆架害怕地看着繩子,捂着淩亂的衣服往後退,她知道會被
強奸,但她恐懼被繩子綁着,「不要,求求你們,放了我,别再強奸我了……」
  「不行,我說你是逃不掉的,但是你不乖乖聽話,所以要處罰,快脫!」
  偉哥不懷好意地笑着看她,而豬紅則出其不意地抓住她的背部。
  「……不要……不要……」
  「羅嗦!快脫!」
  「啪、啪」豬紅不客氣地打了她兩巴掌。
  在RE仆架的悲叫聲中,豬紅與偉哥前後拉住她。她的衣服和裙子撕裂了,
在他們聯手之下,她幾下子就變成嬰兒般地赤裸。
  「啊……」全身被剝了精光,她拼命掩飾着。
  「如此漂亮的胴體,無須遮掩。嘿嘿嘿,現在要好好處罰你。」
  豬紅由背後抱住她,用那黑色的繩子将她的手綁在背後。
  「老師,想起那秋千的滋味了吧?」
  他們再次讓她平放在千秋上上。
  「啊,不要,幹什麽?」
  「嘿嘿嘿,我不是說過了嗎,讓你一輩子後悔的處罰。」
  豬紅抓住RE仆架的腰,并将她的頭壓到地上反過來,她的背部彎曲,腹部
成弓形。
  偉哥再度拿起繩子。
  「老師,你的陰戶往上,又張的好大喔!」
  她的腳被綁在左右的秋千上。
  「啊,不要,不要!你到底要淩辱我到什時候?」
  她被倒壓在地上,隻腳被高高吊起,并被迫張的開開的。
  「嘿嘿!老師的屁股正好看的一清二楚。」在一旁觀戰的我淫笑着臉湊近被
吊得高高的隻腿之間,那白皙成熟仿佛在等待别人吃它的肉穴,緊緊地吸引住我
的眼光,我迫不及待地撫摸并發出讚歎聲。
  豬紅他那血紅的肉棒亦對準RE仆架的肛門。
  我在一旁淫笑着,我暫時不出手,我要好好欣賞RE仆架驚慌時的面孔。
  「我已說過,我不喜歡肛交,但其他人我可不敢擔保啊!」
  悠子看到偉哥的手中閃着一個異樣的玻璃容器。RE仆架因爲那壓在秋千上,
所以看一切東酉是相反方向的。
  「你們想幹什麽?」她聲音顫抖地問道。
  「幹什麽?你不知道嗎?嘻嘻嘻,老師!這是浣腸器,二百cc用的。」
  「浣腸……」RE仆架仿佛聽不懂偉哥的話,因爲沒有便秘的她根本沒有經
曆過浣腸。
  玻璃制的浣腸器吸入一些罐裝的啤酒,她有股恐懼的感覺不斷上升。
  「老師,你很遲鈍嘛。」
  「啊!怎麽回事?啊!不要!不要!」
  悠子的臀部被扳開,肛門一陣緊縮,豬紅的手指又再肛門上揉着。
  「嘿嘿嘿,現在懂了吧?這個浣腸器的尖端會插入你的肛門之内,等一下再
把這些啤酒注入堶情A老師,我? 任c沅匠Γ里w笤佟覛灟蘊騫c覛?br>
  「什麽……」她更感到恐懼,女人被浣腸之後再性交,這種事,她有股莫名
的恐懼。「不要!不要浣腸!别幹這種事,不要……」
  「嘿嘿嘿!不會停下來的,打從我們将你鎖定爲目标時就準備對你浣腸了。」
  偉哥邊把手指插入她的肛門、邊狂笑地說,他的臉完全沈醉在将爲RE仆架
的浣腸這件事上,神情顯得異常興奮
  「老師,你好像是第一次浣腸。所以隻灌二百cc,待會兒你的屁股會很爽
的。」
  「不要!我不要灌腸,不要!」
  「你既然這麽說,隻好多加一些份量了,老師。」
  豬紅接過吸滿啤酒的玻璃制灌腸器,看到這一幕的她吓得大叫:「啊!求求
你們别灌腸……」
  「這麽美的女人,嘿嘿嘿!不灌腸多可惜呀。以後我會每天幫你灌腸。我是
此道的癖好者,現在你應該有所了解了吧。嘿嘿嘿!」
  豬紅的手摸着她的屁股,她悲鳴地叫着,不管她如何抵抗,肛門依然被分開,
那冷冷的管嘴,慢慢地接觸到她的肛門上。
  「啊……啊……不要……不要……」那管嘴貫穿了那菊蕾,RE仆架激烈地
哭着。豬姓抓着她的頭發,強吻着她,發出啾啾的吸吮聲,另一隻手則抓着她的
乳房。
  她「嗚嗚……嗚嗚……」的叫着
  「嘿嘿嘿!老師,開始灌腸,好好體會一下吧!」偉哥的手指開始推動。
  随着啾啾的聲音、冷冷的啤酒被一點一點的注入,豬紅的嘴唇也更使勁的吸
吮,RE仆架的身體開始激烈地扭動着。
  「老師!今天上過廁所了吧!嘿嘿嘿!如果沒有,那可就嚴重了。」偉哥笑
嘻嘻地擠着。
  「美麗的老師感覺如何?嘻嘻,真是過瘾。」
  偉哥将二百cc的啤酒灌得一滴也不剩,當嘴管離開RE仆架的身體時,豬
紅的嘴唇也才離開悠子。
  「啊!太過份了,你們是禽獸。」
  「嘿嘿嘿,你可别在口頭上逞能。老師,好戲就要上場了。」偉哥将空的浣
腸器讓她看,作出勝利的表情。
  「啊!啊!」RE仆架悲嗚着。
  灌腸的效果已開始展現出來了。啤酒在慢慢襲擊她的身體,在陣陣的刺激下,
她有強烈的便意。
  「啊!放開我,把繩子解開。」
  身體所有的精力全集中在一點上,那就是相當痛苦的強烈便意,她的身體變
得僵硬,汗直冒了出來。
  「怎麽啦?老師,臉色蒼白。」
  「啊!讓我去上廁所。」RE仆架受不了地求道。
  「嘿嘿嘿!很難受是嗎?很想上廁所吧?」我在她耳邊說道。
  「啊……」那令人厭惡的刺激,讓RE仆架拼命搖着頭,但……
  「讨厭的話,就讓你在此解決好了,嘿嘿嘿!」我惡意地言語,使她将悲傷
的臉别了過去。被他們看到如此丢人的情形,她絕不願意,身爲女人是無法忍受
的。
  「不,在這兒不行!我要上廁所……」
  「在這兒不行!好,那你就大聲說你還想再來一次灌腸,說吧。」
  「我真的很想上廁所。」她再度悲傷地哀求道
  「請你再爲我灌腸……」她哭着說出對方要求她說出口的話,在平常這種話
她根本說不出口,但是那陣陣襲來的便意……她根本記不得自己在說什麽了。
  「嘿嘿嘿!希望灌腸就表示你喜歡灌腸吧!老師。」偉哥說完,又用玻璃制
灌腸器吸取啤酒。
  「啊!快點!啊……」她扭動着顫抖的身體。
  偉哥将啤酒再度注入顫抖的身體内,而在此時豬紅再度拿出兩條繩子,開始
在她的乳房上纏繞着。
  「啊!好痛!啊……」
  「嘿嘿嘿!什麽?痛!不是你要求我灌腸的嗎?」偉哥一臉惡意地笑着。
  第二次灌腸結束後,我們解開綁在腳上的繩子,但手依然被綁在背後。
  「啊!快點!讓我上廁所。」她哀求道,疼痛愈來愈忍不住了,痛的意識愈
發強烈。
  「喂!老師,在那邊。」
  「可是,廁所、廁所不乾淨。你最好忍耐到你的屋企再上吧。」我們把她拉
往公路的方向。
  「啊!太過份了。啊!好痛!」
  「嘿嘿嘿!老師。晚上裸體散步,很有意思吧?你以後最好聽話。如果你不
小心在中途流了出來,說不定會被人看見哦!嘿嘿嘿。」
  我們拉着繩子走過沒有人的馬路。
  「啊!禽獸!禽獸!」她哭泣地罵道。
  雖然這是一條沒有人的馬路,可是誰也不知道何時會有人出現。RE仆架裸
體被綁着,随時會曝光的危險催動那愈發嚴重的便意,她快要憋不住了。
  「啊!好痛!我肚子好像要裂開了,啊!」
  「嘿嘿,到你的屋企還有十分鍾,你最好忍耐一下,要不然就在此解決好了。」
  「不要,我不要在這堙C」裸體的RE仆架痛苦地顫抖着。
  很多女人在這情形下都會忘了羞恥、就地解決,但她還在繼續忍耐着,不愧
是有格調、有教養的女人。我們來到車站,因爲己經很晚了,所以沒有人影,但
? 撬饈苋痰稭饫铩?br>
  「啊……己經不行了!好痛!」現在根本管不了是否有人會經過了。
  「啊!啊!啊!」肛門在痙攣,就要控制不住了,那溢出般的激烈動感似乎
就要爆發了。
  「啊……」
  「老師。嘿嘿嘿!我們倒想看看美麗的老師如何出恭呢?嘿嘿嘿!大便快流
出來了。」
  「不要,快……快到對面去……」她的聲音巳達到界限了。想逃卻動不了,
如果亂動,大便真的會沖了出來。
  我将她的頭壓在地面上,而他們則将她的臀部舉高。
  「嘿嘿嘿,這樣可以看得很清楚,肛門的洞在動着,老師。」他們一起看着,
發出興奮的喊叫。
  她的屁股被掰開,肛門撐得大大的。
  「啊!不要看,不要看。」
  「嘻嘻!看得很清楚。屁股洞在動、在膨脹、要張開了!老師!」
  「禽獸,不要看!不要看我……啊……」她哭泣着,那忍耐到極限的激流再
也忍耐不住地噴灑而出了。
  第二天放學後,我們與RE仆架一起去她的男友所住的醫院。
  「啊……這堙I」
  「對!你的男朋友正在等你,快下車吧!老師。」
  RE仆架全身顫抖「不要……不要這麽做!」
  「隻是讓你來看看你的男朋友而已。如果你敢說出來………。」
  她突然驚叫出聲:「不行!」
  如果被男朋友知道這一切……她感到徹底地絕望。
  我們抓着她的手腕進入醫院,美麗的容貌,看起來就像死人一樣蒼白。
  「等一下!」在病房前悠子不停後退,她因害怕真二知道這一切,全身急劇
地發抖着,「不要一起進入,求求你,讓我單獨進去吧,你們不要進去。如果他
知道的話我……」
  「放心,你的男朋友睡得正香甜呢。」
  「老師,把裙子拉起來,露出屁股。」
  「快點,難道你要等你的男朋友醒來嗎?」
  她拼命地搖頭,顫抖的手慢慢地撩起裙子,因爲她如果不按照我們的話去做,
我們真的會将她吵醒的。
  「再拉高一點,要讓我們看到整個屁股,就像你平常給你男朋友欣賞時一樣,
老師。」
  「你們太殘酷了……」
  那像白玉般的臀部整個裸露出來。
  我伸手去撫摸着:「嘿嘿!每次看都覺得漂亮的臀部。老師,你就趴在這張
輔助的床上吧。」
  RE仆架拉起裙子,躺在輔助的床上,身體趴在上面,裸露出來的臀部微微
在顫抖,偉哥抓住趴在床上的她的手腕,從袋中拿出繩子來,将她的左右手綁在
床上。
  「不要綁……」
  「羅嗦,連腳也要張大一點,屁股才會立起來。」
  豬紅的手潛人下腹,強行使她的臀部立了起來。
  「啊!求求你們快點,在他醒過來之前……」
  「嘿嘿嘿,老師很想要如果想要早點結束,就要乖乖聽我說的話。」我不懷
好意地說道。
  豬紅的睑趴在她的臀部前面,他充滿血絲的眼光拚命地看着。
  「腿張大一點,使屁股完全露出來,老師。」
  躺在床上的隻腳被他們強行地往左右拉開,而她的肛門完全露出來,好像可
愛的菊花一樣,上面有口紅,好像小朋友塗上口紅的嘴一樣。
  「嘿嘿!老師,你連肛門都化妝,好可愛哦。」
  「今天是第一次,以後一定會畫得更漂亮哦。」
  我們把她的屁股扳得更大。
  「啊!不要看……」
  她隐秘的排洩器官被人看到,身體害羞地扭着,但是拼命咬牙忍着,偉哥伸
手拿着體溫計。
  「嘿嘿,首先量量看老師是否有發燒,我們的對象最重要嘛。」
  偉哥慢慢地将體溫計塞入她的肛門之中「啊,不要……住手。」
  「嘿嘿!再叫,你的男朋友可能會醒過來哦!」
  「嗚……嗚……不要……放了我。」
  「嘿嘿嘿!很爽吧!淫液流了一大堆。」
  「啊……」
  「好爽……那種聲音,感覺很爽吧!嘿嘿!又在男朋友面前,你真不簡單。」
  「嘿嘿!淫液流這麽多,男朋友如果醒來,你要如何交待呢?光是這樣,身
體巳爽成這副德性,一個男朋友怎能滿足你呢?老師。」
  「不要!你們應該滿足了吧?」
  偉哥将手指放在大腿的頂端玩着那上面茂盛的雜草。
  「啊!你們又想幹什麽?」
  「嘿嘿嘿!我們特地來看男朋友,至少要帶份禮物來吧……這是基本常識呀。」
  RE仆架突然間明白了我們的意圖。
  「什麽……不要……」
  「嘿嘿!你反應很好,老師你知道剃度吧!」
  「不要!我不要剃度!」RE仆架發狂地叫道。
  「你那邊沒有毛。你的男朋友一定會更開心的。」
  「不要!我不要剃……啊!」
  豬紅将被剃下來的恥毛放在她男朋友的枕邊。
  「啊……野獸!你們太可惡了……嗚……」恥丘一片光秃秃,使她愈發感到
絕望。
  當RE仆架被帶離醫院? 保焖染躟伂s恕?br>
  這時我們已經差不多把她玩夠了,應該是時候作出LAST RAPE了。
  第二天上課時,房門一開,早已全身赤裸的RE仆架被我推倒在地上。
  「哇……」
  全班男生立時哇聲四起,全都舉起國旗以示最高緻敬。RE仆架雖然已被我
們搞過無數次,簡直強奸當食生菜,但此刻被70多隻眼睛看着她那赤裸裸的,
顫抖抖的身體,令她不禁地像處女一樣羞怯地用手遮掩着自己那無暇的身體。
  「來吧!上她吧!把你們對她的不滿在這一刻爆發出來吧!」
  那些學生看見眼前出現了一位全身赤裸的美女老師,每個人如野獸般眼中露
出異樣的光芒。RE仆架看到眼前的情景,也顧不得身上沒有穿任何衣物,轉身
就想逃跑,可惜已經有四個學生将她包圍住,露出淫邪的笑容看着她那傲人的隻
峰,兩個學生從左右兩方抓住了她,把她擡向老師桌上,有個爲首的學生伸出粗
糙的隻手撫摸着她的臉蛋,RE仆架感到一陣厭惡連忙将頭甩開,他的隻手開始
向下移動到乳房上,拇指及食指相當有技巧地揉捏着她的乳頭,不到片刻已經把
她逗的騷态畢露,他将褲子脫掉,露出那又黑又大的肉棒塞進了她的嘴中,她隻
聞到一股又酸又臭的味道由口中傳入鼻腔,讓她差點暈過去,其它的學生也沒有
閑着,有的啜她的乳頭、有的舔她的肌膚,有的用手指插她的屁眼及騷穴,把她
搞得全身欲火如焚。
  RE仆架發狂般吼着說:「Come on!Fuck me!」
  這些學生開始脫下褲子、露出已經硬挺的肉棒。爲首的學生将肉棒拔出,走
到RE仆架的身後開始抽插,同一時間她的騷穴及屁眼被兩根肉棒攻擊着,她的
神智也逐漸昏迷,隻知道全身有如火燒一般,一陣陣猛烈的沖擊讓她抛卻了自尊
心,有如發春的母狗一般,隻見她口中傳來陣陣淫猥的呻吟聲,呻吟聲刺激了還
未上陣的學生們,紛紛開始打起飛機來了。
  第一次奸淫的人射精後,又有三個人補上他們的位置,不讓她有絲毫喘息的
機會,RE仆架的肉體如同饑渴一般貪婪地吸吮着肉棒,她前後被十幾個人奸淫
二十幾次,躺在老師桌上的她全身沾滿了腥臭的精液。
  RE仆架全身無力,我走到她的面前淫笑着說:「你現在應該知道你真的是
條淫蕩的母狗,這才是你的本性,哈……」
  她勉強起身向我說:「你現在可以放過我了吧?」
  「放過你?起碼飲完這樽精液吧!」
  我的手上拿着一支2公升裝的橙汁樽,但可怕的是内面裝着的是我的精液!
  我不等她回答,一手托着她的下巴,一手拿着樽向她口中灌去。隻見她面露
辛苦的神色,嘴角不斷流出精液,構成一幅漂亮的圖畫。好不容易,RE仆架終
於飲完了我的精液。
  「禽獸,精我都飲完了,可以放我走未呀?」
  「你要走我不阻你,但以後不要再比我見到你,否則見一獲,奸一獲!而你
亦唔駛唸住報警,剛才輪奸的過程,我亦拍了下來,你敢報警的話……總之以後
各行各路啦。」
  據說,以後再無人見過RE仆架了。

             第四章 後巷的強奸
  自從上次全班輪奸RE仆架之後,所有男生都因爲我幫他們出了一口氣,而
且又有女撲,因此個個都視我爲偶像,時不時有女都比我上先,這些優惠我變态
仔當然用盡,不然怎對得住我班FANS呀!當然我也不緻於過度縱欲,因爲我
要爲一場大戰作好準備。這件事,緣於七日之前………………
  七日前,偉哥突然來找我。
  「做咩事咁好搵我呀,系唔系有女撲先?」
  「有女撲當然會搵你,但我這次是想介紹一個人比你識,我相信你一定對他
有興趣。」
  「啊!WHY?」我好奇地問偉哥「你到時就知。」偉哥故作神秘地說我跟
着偉哥,進入一間屋内,隻見屋内人影都冇隻,但卻隐約聽到一些聲音!是H-
GAME的聲音!我們沿着聲音前進,發現有一間房的門是開着的,而且有一些
光從門縫透了出來。我推開門一看,發現有一名少年正在打H-GAME。隻見
那少年突站起來,把頭轉過來對我說:「我要挑戰你H-GAME之王的寶座!
!!!!」
  「你怎知道的我是H-GAME之王?!」我驚訝地問。
「是我告訴他的!!!」偉哥開聲了。
「我先來做個介紹,佢是華少,是一名天才H-GAME少年,今天才剛轉
校來的。」
  「你好,我叫華少,我轉校來呢度的目的是挑戰你H-GAME之王的寶座。」
  「你叫我變态仔啦!偉哥,我隐姓埋名的目的是唔想經常被人挑戰,你依家
居然同人講我的真正身份?」
  「你有所不知,今朝老師叫佢自我介紹的時候,佢居然大大聲咁話轉讀呢間
學校的目的是找出H-GAME之王,并将他打敗。我看他居然有此大志,於是
我便擅自帶他來挑戰你。而且我都覺得你應該系時候培養一下新一代。」
  我無可奈何地說「唉!無辦法啦,我接受你挑戰,時間是七日之後下午4點,
地點是我屋企,偉哥會帶你上來的了。」
  七日之後就是今日了,放學後我就一直坐在家中,直到4點,門锺響了。
  「廢話少說,今次的遊戲是《電車癡漢之肉體試驗版》,它能放出可以接觸
到的立體映像,而你的責任就是做一個電車癡漢,在電車上把那些少女搞得欲火
焚身,然後再拖入廁所強奸。你先玩吧!」
  隻見華少面有難色,但仍然進入遊戲。在遊戲中,隻見華少的愛撫技巧極之
拙劣,像我這樣身經百戰的老手一看就知道華少是處男一名,於是在華少玩完之
後我就對他說:「我唔駛玩你都知結果啦!」
  華少默然不語。
  「唔駛咁沮喪,你輸系因爲你經驗不足而已。這樣吧,我以後做你的師父,
教你各項性技巧,而且你成日屈起間房打H-GAME,搞得身子咁弱,順便傳
你少林武功,」讓你他朝奸得堅壯些「,你願唔願意呀?!」
  難得有機會得到我變态仔的真傳,華少當然第一時間首肯。
  「我現在先傳你基本的鐵頭功吧,遲些才教你較高級的大力金剛鸠吧!」
  就是這樣,華少就加入了我們的大家庭。
  由於我要陪華少練習,於是我有幾天冇做愛了,難得今天華少有要事唔得閑
練習,我一定要趁今天大奸特奸。
  天!竟然一下樓就撞見茵茵。茵茵是鄰班的同學,也是出名的小美人,我也
正在等機會奸她呢,真想不到今次會自動送上門,當然不能放過啦!
  我挾帶她以極快的少林輕功沖上天台,再在她能夠作出反應前拿出繩來,由
背後捆住茵茵的隻手。嘩!厲害!全個過程5秒也不用!
  茵茵這時也感到不對勁,想要反抗,但已經來不及了。茵茵拔腿想要逃開,
但隻手被綁住根本跑不快,沒兩步就被仆倒在地上。我壓在她身上将她翻過來,
這下可以好好看着她了。長長的睫毛不住眨動,大眼睛内滿是哀求之意。
  看着茵茵,早已羞得閉住隻眼,頭無助地側在一旁。我慢慢地解開胸罩,她
的乳房并不算很大,但卻非常堅挺,細小的乳頭襯着粉紅色的乳暈顯得異常誘人。
  我忍不住輕啜着乳頭,女孩身上起了一陣顫栗,乳頭卻更挺了。我掀起她的
裙,白色帶有花邊的小底褲盡入眼廉,在那誘人的小丘上黑色的叢林若隐若現。
  “真美!”我将頭埋入隻腿之間。這時茵茵終於忍不住啜泣起來,我此時心
生一計,擡起頭來對茵茵說:「喂!你還是處女吧!如果你還是處女就不強暴你!」
茵茵這時就算再不? 靡馑迹痍傰w黴鈉鹩縷懔艘幌巒貳?br>
  「那也可以!但是你必須替我口交,至少總比強暴好吧?!」
  我心想就算她願意,也不好意思點頭吧!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跨在茵茵胸
前,掏出一尺長的陽具再她臉上晃動:「含進去!」
  茵茵看了一眼,無奈隻好張開嘴生硬地舔着龜頭。一陣酥麻的感覺将我吞沒,
陽具越發膨脹起來。将陽具從茵茵嘴内抽出來,龜頭有條黏液連着女孩的嘴脣。
  茵茵将頭偏過一側,不敢看着這一幕。
  接着我将她拉起讓她跪在地上,自己則站在女孩面前,重新将陽具塞入她的
嘴巴,我一手抓着她的頭發,使她仰起頭來,另一手卻伸去用力搓揉女孩的乳房,
茵茵露出痛苦的表情但卻無可奈何,隻能努力的翻轉着舌頭希望這場惡夢能早點
醒來。
  每當靈巧的舌尖掠過龜頭時,我就覺得一股電流通過了全身,極度的興奮使
我不禁呼吸急促起來。茵茵感覺嘴内巨物越來越膨脹,她知道沖擊的一刻将來臨,
她急忙想将頭逃開,但我卻緊緊地将她的頭抓住不放,終於一股熱流射入她嘴内,
溢出的精液流的一身都是,隻能用嘴緊緊的含住,但精量實在太多了,而且我仍
牢牢地抓着她不放,她看了我一眼,隻好全部吞下去……
  茵茵跪在一旁,盡管已經很小心了,但仍有一些白色精液自嘴角溢出,不得
已,隻好強忍住噁心的感覺,把剩下的精舔光。
  我看着小巧的舌頭在櫻桃小口旁遊動,於是又逼近女孩面前,「順便也替我
舔乾淨!」我強迫着說。
  「趕快舔乾淨就可以結束了吧!」茵茵心想,於是也顧不得羞恥,伸出了粉
紅色的小舌努力地舔舐着。
  茵茵女孩真的是處女,所以對這種事一點也不懂,隻會專挑精液最多的地方
舔着,卻不知道龜頭也是最敏感的地方,等到她驚恐地發現我的陽具再度勃起時,
卻再也來不及了。
  「難道剛才的事又要再度重演了嗎?」恐懼包圍了她,她本能地想要後退,
卻忘記自己隻手已被綁住,失去平衡的她,再度翻倒在地上。
  我看着地上的茵茵,隻腿努力的向前踢希望能站起來,翻起的裙内若隐若現
着白色的小底褲,於是再度壓在女孩身上,想要分開她的隻腿。
  這次茵茵發現自己上了當,再也不肯合作,緊緊地夾住隻腿,用力地扭動着。
  掙紮了一會,我也覺的不耐,於是将她攔腰抱起,把她靠在頂樓的一個廢棄
木箱上。木箱約有我半身高,茵茵上半身趴在木箱上,隻腿卻懸在木箱旁離地仍
有十幾公分高,因爲沒有施力之處,所以再也不能掙紮了。
  我自身後将裙子掀起,茵茵渾圓堅實的臀部暴露在眼前。薄薄的底褲蓋不住
腿間的隐隐黑影,我慢慢将底褲褪至膝蓋,女孩扭動了幾下卻無濟於事。
  我蹲下身将頭靠近私處,茵茵的叢林并不茂密,因隻腿的夾緊更使粉紅色的
陰阜突顯出來。我知道若不能使茵茵興奮的話,乾燥的陰道并不足以使我那巨大
的陽具插入,於是撥開女孩的兩片密肉,将舌頭伸入。
  茵茵在前方并不知發生了什麽事,隻覺得濕濕的異物突然伸入兩腿之間,一
陣酥麻的感通過了全身,她不禁呻吟起來。
  我的舌頭在肉縫中翻轉,漸漸覺得有甜美的蜜汁滲出,微弱的聲音從前方傳
來,我知道茵茵漸漸無法抗拒了。
  我站起來将上身壓在茵茵的背上,撥開她的秀發,一面舔着她的耳朵一面挑
逗的說:「很舒服是不是?」
  茵茵内心痛苦的想要抗拒,但身體卻作出相反的反應,蜜汁順着隻腿留下,
簡直比那溺些瀑布還要壯觀。
  她發現自己的呼吸聲也越來越急促,終於忍不住說道:「求……求……你,
不……要……」。
  想到這卻帶來反效果,茵茵的哀求聲使得我更加獸性大發,我在她耳邊說:
「不要什麽?是不是不要停?」說完便将陽具猛力地插入穴中。
  女孩慘叫一聲,繼而MAIDENHEAD的撕裂感覺蔓延全身。
  「……不要……不要……」茵茵哭着說。
  我将這些哭聲當作摧情劑,使我更加瘋狂地抽插,而撞擊時發出的「啪啪」
  聲我就當作是爲我這優美的動作打拍子。處女的陰道緊纏着我的陽具,像是
呼叫我,呼叫我更加用力地去強暴她。
  我重新将她翻過來,接着把隻腿分開架在自己的隻肩,茵茵此時已無力反抗,
隻能任我爲所欲爲。茵茵的呼吸使的小腹展現妖異的扭動。我重新的插入,因姿
勢的不同而更加深入。
  「啊……啊……啊……」茵茵逐漸陷入情欲的漩渦,在陰道的深處似乎有一
團火正在燃燒。
  「求……求……你……,不……要射……在堶情K…」事到如今她也隻能這
麽要求了。
  「你想的美!難道你不知道所有女人都以體内藏有我的精子爲榮嗎?」我在
話語之間,呼吸更見急促了。
  茵茵知道無望,隻好鼓起餘力扭動,希望能擺脫我的淩辱。沒想到這動作卻
帶來更多高潮,令她更不願離開我的抽插。天台上扭動的女體,彷彿在迎合野獸
的節奏。
  兩人? 钔範濟俺隽撕怪椋u植磺迨峭純嗷故切朔艿納胍靼樽盼業拇N⑸^?br>
  終於又一股熱流射入茵艾的子宮,「啊啊啊啊……」茵茵也同時達到高潮。
  接着茵茵無力的倒在木箱上。
  我再次将茵茵壓在地上,陰莖則插在她的嘴内,我的隻腳緊緊夾着她的頭,
我自己則伏在她的身上,以手分開她的大腿,嘴巴便吻在她的陰唇上,以69的
方式互相口交。
  我嘴巴緊貼茵茵的陰戶,吸啜着她的愛液,她的愛液很濃,不過質感很滑,
我以舌尖伸進她的陰道内,一邊刺激她的陰核,一邊找尋她的G點。經一輪探索,
終於被我找到,我以舌尖來回輕掃她的G點,如電擊的快感不停侵襲茵茵,她隻
有把我的陰莖啜的更深更緊,以抵抗連翻的高潮。
  差不多在同一時間,我們一同到達頂峰,我便把濃濃的精液射進茵茵的小嘴
内。精量真的很多,精液先灌滿她的口腔,再由嘴角滴在地上。我要她像狗一樣
伏在地上,伸出舌頭舐回地上的精液。
  看到茵茵做出如此淫蕩的動作,我的戰友馬上重拾聲威。我忽然想到老豆也
要明天才回來,何不帶茵茵回家再奸過痛快呢?之後就把茵茵拖回家中。
  茵茵被我推入客廳,我在廚房取出衫夾,強硬拉出茵茵的陰唇,狠狠地一夾
而下,慘叫聲配合着不斷滾動的身體,實在太好看了。看見茵茵死去活來的樣子,
我仰天大笑,繼而擡起她的屁股向着自己,以手指挑弄她的陰唇,輕挖陰道。
  她苦苦哀求道:「不、不要呀!你想怎樣就怎樣啦!我……我聽你的話了!」
  「好!是你自己說的!現在我叫你含,你含不含?」茵茵哭着點了點頭。我
的陽具再次進入了茵茵的口内,我立時發動大力金剛鸠第一重,在大力金剛鸠的
威力之下,陽具以每秒50下的高速抽插着,加上茵茵用口來回不停的吸啜,維
持了十多分鍾,我便随着茵茵的不停吸吮而覺得要射精了,所以我飛快地拔出在
她口内的陽具,射出的精正正濺在茵茵閉月羞花的面龐之上,有些甚至滲入她眼
睛内。
  我再次插進她的陰道内,并發動大力金剛鸠第二重,以每秒500下的高速
抽插。雖然茵茵已經不是處女,但她的那依然緊窄迫狹的桃源洞,夾得我的陽具
幾乎透不過氣來,兩者之間完全沒有空隙存在,隻要我稍爲移動一下,陽具也被
她擠得像在繁忙時間身處載滿乘客的地鐵車廂中一樣。
  我覺得快要再度發動總攻擊了,於是我發動大力金剛鸠第三重,以每秒10
00下的高速抽插,再以鐵頭功及易筋經互相配合,令茵茵在最後15分鍾被我
幹上30次高潮,平均半分鍾一次,而我亦在最後一秒爆發,把精子埋在茵茵體
内的深處,更被幹至昏倒。當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又置身在天台上。
  惡夢終於完了!茵茵最後帶着疲倦傷痛的身軀,一拐一拐的步回家去,至於
她那塊被強奪去的MAIDENHEAD,就當成是領略生命的意義而支付的學
費了!

[ 本帖最後由 742018 於 2009-1-10 11:38 編輯 ]

TOP

see

TOP

XD

TOP

TOP

11223

TOP

回復 1# 的帖子

123

TOP

.........

TOP

see

TOP

thanks

TOP

kkkkkkkkkkkkkkkkk

kkk

TOP

gg

TOP

發新話題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14-7-25 00:58
廣告總代理 Many Way (Hong Kong) Limited.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6.0.0 © 2001-2007 Comsenz Inc.
清除 Cookies - 廣告查詢 聯繫我們 - 草莓論壇 - Archiver - WAP